新闻热线:0577-88539042    监督举报:0577-88523479
瓯海党务 瓯海人大 瓯海政务 瓯海政协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瓯海新闻网  ->  新闻中心  ->  聚焦  -> 正文

吴亦凡打篮球:泽雅永宁桥:回归生活的宁静

来源:瓯海新闻网   2018年10月29日

黑子的篮球 www.o6yvq.com.cn

  ■林晓微文/摄

  泽雅永宁桥又称“驭流桥”,为典型的漫水桥,全部以石头作为材料,除了立柱和桥面,两侧还有斜撑石来抵御水流的冲击。永宁桥长约90米,宽约一米,共33跨,每跨桥面用三块石板平铺。该桥始建于明朝,清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重修。1990年被列为区文保单位。

  十月阳光,清亮透明,这适合我靠近一条同样清亮透明的溪流——家乡的龙溪。我在泽雅龙溪上寻寻觅觅,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永宁桥上。它南北走向的身段可以让我从源口村便捷地抵达对岸的李降垟村。

  从源口村的“顺京路”拐进古村,古时上京赶考的人都从这里经过。曾经一米余宽的“岩路”已拓宽成可容汽车出入的水泥路,我选择中间的“振源路”,乡民的叫法更简单朴实,称为“中央路”,区别于另一条“外条路”。村里头挤挤挨挨的民居并不整齐,倒也洁净。几处明清时期的民居“源口村林氏宗祠”“林良明民居”等,蜷缩在阳光的阴暗处,似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,守着古村那一段远去的岁月。

  一个人在村里悠悠晃晃,沿“龙溪路”走向龙溪。永宁桥摊开“蜈蚣脚”撑在龙溪之上,摆渡着来往的游客。桥边立着两块石碑,几位游客在石碑前辨认斑驳的碑文,渴望触摸到那久远的历史故事。几座雕塑人像或站或坐在岸边,凝固着某种表情。也许是对岸来了亲朋好友,“他们”放下手中的活儿,翘首张望。一位“儿童”更是兴致盎然地骑在“老者”肩上,向着对岸热情地比划着。这样的画面总是将人的思绪拉得悠长。

  久远的年代,乡民择水而居,依偎在龙溪身边繁衍生息。日常里,乡民要过河上山,趟水劳作,邻里走动,总是绕不过龙溪,或趟水,或垫着石头过河。每逢水位高涨,只能在岸边直跺脚干着急。明朝时期,乡民便自发地出资出力,修建了这座石板桥。原先较高位的石桥屡被山洪冲毁,清光绪年间修改为低位的漫水桥,又名“驭流桥”。只是,每逢雨季,发怒的龙溪还是会将永宁桥冲毁。乡亲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筹钱出力,修路铺桥。乡民这一份关乎日常安稳的朴实心愿希望在“永宁”两个字里找着寄托。

  而眼前这一段完整的河道于2017年完工。这次由政府出资,新添了好多景致,夏季里避暑的人蜂拥而至人声鼎沸,成了一处小有名气的网红景点。

  初秋的暖阳照在龙溪上,河床裸露出少见的骨架。永宁桥边三三两两地散落着游嬉的人,每个人都在拾捡属于自己的愉悦时光。

  溪水刚刚漫过脚裸,孩子们索性脱掉鞋袜,赤足趟在水里。龙溪水草丛里有一种极爱清洁的“溪虾”,娇小又笨拙,总是逃不过孩子们的手掌心。孩子们在水草丛里寻觅、抓捕,一惊一乍的。好不容易逮着一只“溪虾”,小心翼翼地捧着,趟到岸边,努努嘴,使唤大人将“战利品”装好,而后如释重负地耷拉了一下双臂,又扑棱棱地飞向小溪。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逆流而上,在时光的上游,看见自己在龙溪边嬉戏的童年。

  一位男子坐在永宁桥上,面朝上游,若有所思,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他的脸忽然之间有了一丝温润的光。幽深的河面倒映着两岸青山,千万杆毛竹的倒影在河面微微颤动,缓缓的,这一切都从他的脚底浩浩荡荡地流走。

  我在永宁桥上缓缓走过,斑斑溪鱼在脚底畅游。行走间,鼻息可捕捉到草木的清气,裹夹着古老而绵长的气息,那幽深的上游藏着多少未曾涉足的未知呢?桥的对岸边延绵着一大片水蓼,淡红色的花穗在草丛里探头探脑,穗状花纤细柔弱,惹人怜爱。我在《别录》《唐本草》《本草拾遗》等多部医学古书上找着水蓼的痕迹。做为行滞化湿、散淤止血的药材来说,这一股清气想必也吸引过古人的双眼,缭绕过古人的双脚。现代人过于依赖现成药品,已不屑于采摘作为日常药用,反而为水蓼腾出生长的空间来。

  永宁桥的下游,平坦宽阔,水流舒缓的河面上,新建的曲线碇步在龙溪中舒展着妙曼的身段。若在半空俯瞰,似一把古筝架于龙溪之上,绕指柔水,日日夜夜地轻弹慢揉。每一级碇步,都经过深思熟虑的编排,凿成波纹状,脚感粗糙踏实。它们凌波而立,微微倾斜的弧度自然流畅,明明是碇步的曲线延伸,却在视觉上呈现了水态的婀娜多姿。

  设计者深谙龙溪的习性,碇步下方的阶梯式曲线堤坝,使得龙溪流水在枯水期间不至于太过呆板,依然可以蜿蜒流淌。饮水思源,这让我想起上游的泽雅水库。正是有了人力的有效调控,龙溪水才稍稍收住那一股蛮劲,才有了这般从容宁静的溪滩。

  秋水渐归宁静,避暑的人纷纷退潮,人的心境也在这里渐渐入了秋。每个人都以各种舒坦的姿势逗留在这里,呆坐、抓拍、自拍……谁也不曾扰了谁,唯有流淌千年的龙溪水一成不变地陪伴你。

  过碇步,上了健身步道,旁边依水而建的龙滩公园里格?;ㄕ日婪?,各种花蝴蝶在花丛中穿梭来往,花花绿绿的又是另一番景致了。

编辑: 马慧琼  

  • 我省首例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终审宣判 2018-12-17
  • (两会受权发布)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 2018-12-17
  • 吕梁山隧道打冰人  他们用打冰温暖我们的回家路 2018-12-16
  • 习近平新闻思想理论研讨会发言摘编 2018-12-15
  • 到2020年底河北带动5万贫困人口稳定增收脱贫 2018-12-15
  • 时尚博主Caroline Blomst教你如何做一个简约精致的时髦Girl,还有这些不能错过的时尚单品! 2018-12-14
  • 所有的理论基础都是围绕自己的利益开展的,不要自己的利益,别人干嘛跟你抬杠?你让别人放弃利益,别人有跟你说什么呢?难道吃饱了撑得慌? 2018-12-14
  • 【没有青年,难得“里子”】人民日报:传承文脉,让乡村振兴有“面子”也有“里子” 2018-12-13
  • 传媒每周热闻第357期:人民日报社与雄安新区共建文化传媒平台 2018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主题活动启动 2018-12-13
  • 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 2018-12-12
  • 冯巩新作拉开暑期档喜剧片大幕 2018-12-11
  • 环球医院院长领导力峰会 2018-12-11
  • 内蒙古全区安全生产情况新闻发布会召开 2018-12-10
  • 陕西广播电视台影视频道招聘启事 2018-12-10
  • [福]——“幸福”也就是指人的感觉和欲望的满足,达到那种男女在一起而感情融合的“好”的感觉。中国的古人就认定:男女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就是人的所有的感觉结果中的最愉 2018-12-09
  • 559| 450| 681| 303| 535| 733| 784| 934| 758| 407|